首页 戏剧 新闻动态 正文

商洛花鼓——“地摊小戏”唱响神州

字号: 2016-05-03 17:24 来源:陕西传媒网 我要评论(0)

《六斤县长》剧照

《月亮光光》剧照

《带灯》剧照

“商州山窝窝,处处花鼓多”。在秦楚交界的商洛,浑厚凝重的黄河文化与清灵秀丽的长江文化水乳交融,孕生出一种高亢激越而又细腻委婉的地方小戏——花鼓子。自古以来,这一风格独特的小戏就备受人们喜爱,无论节日期间,还是农闲时刻,山寨、村落里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会聚在一起看戏、听戏、学戏,热闹非凡。如今,在《夫妻观灯》、《屠夫状元》、《六斤县长》、《月亮光光》、《带灯》等一大批脍炙人口、耳熟能详的经典剧目的带动下,这个从山窝窝里走出来的地域色彩浓重的地方小戏,带着它所特有的风采神韵饮誉大江南北,犹如烂漫绽放的山花,香气四溢。不仅为商洛赢得“戏曲之乡”的美誉,也为中华民族地方戏曲的传承弘扬增添光彩。

1 古老而年轻的花鼓戏

“正好,我正在这看《带灯》呢。”虽然离开舞台多年,但王海清对花鼓戏的热情却丝毫不减。现任商洛市群众艺术馆馆长的王海清,曾是商洛剧团副团长、花鼓戏《月亮光光》的主演,见到记者前来采访,她对花鼓戏的满腔热情一涌而出:“以前登台演出时还体会不到,如今因病退出舞台,才发现人们对商洛花鼓是那么的喜爱。”

商洛花鼓历史久远,在戏曲音乐发展演变历史中被誉为“活化石”,2006年,更是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关于花鼓戏的历史渊源,一说是元末明初,湖广、中原一带躲避战乱的流民将母地的生活习惯、娱乐方式带到秦岭山区,与当地流行的山歌、小调融合,逐步形成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地方小戏,代代相传;一说是“商洛本地先民歌之舞之遂变化形成”,北宋诗人王禹偁著名诗篇《畲田词》五首“鼓笛乐熙熙,空有歌声未有词。从此商於为故事,满山皆唱舍人诗”中,就显现出了商洛花鼓的雏形。

“远看一堆柴,近看是戏台,锣鼓一声响,叫花子蹦出来。”花鼓戏原是山民们农闲时的一种自乐形式,一般多就地演出,道具少,化妆简单,所以人们把花鼓子叫地摊戏。王海清介绍:“起初,花鼓戏基本上就是两个人的表演形式,也叫做三小戏,就是小旦、小生、小丑戏。直到《屠夫状元》才开始有了花脸、老旦,表演也更加丰富。而且,最早男女不同腔,男声非常压抑,女声过于高扬,观众常说是‘吼戏’,不是唱戏。到了《大云寺》,男女才开始同声唱。这还得感谢辛老师,他在这一块贡献很大。”

王海清口中的辛老师,就是辛书善——一个说起花鼓戏不可逾越的人物。本为商州人的辛书善,自幼就对地方戏曲有着浓厚的兴趣,并且将毕生的精力投入其中,现在是二级作曲,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音协陕西分会会员,商洛地区戏剧创作研究室专职作曲。辛书善从事花鼓戏音乐创作、改造三十余年,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经过探索总结,将民间长期流传的地摊形态的“筒子”、“八岔”、“小调”三种小戏的剧种音乐,经过分析、选择、摈弃,整理加工,不断改进,反复实践,使之升华、精炼,丰富和提高了“商洛花鼓”的音乐表现能力,使之更好地为剧情服务。其音乐作品《六斤县长》、《屠夫状元》、《山魂》、《大云寺》、《月亮光光》等曾多次在陕西及全国文艺调演活动中获奖,其中《山魂》获文化部音乐奖,《大云寺》获陕西省文化厅优秀音乐设计奖,《月亮光光》获第八届中国戏剧节音乐奖。

经过不断地加工整理,商洛的花鼓戏兼收并蓄,不拘一格。既研究借鉴秦腔、沪剧、川剧、莆仙戏及湖南花鼓等剧种的精华,又学习融化了民间扮高台,兜社火中的走马子、跑旱船、魔女子以及云云步、螃蟹步、高跷步、踢场步等乡土歌舞之长,形成了个性鲜明、独具特色的商洛花鼓。

2 精品剧目层出不穷 商洛花鼓声名鹊起

新中国成立后,商洛地区文艺工作者多次举行民间文艺座谈会、训练班和戏曲调演,对花鼓戏及时挖掘、抢救、整理、改造,并将其从乡间村场搬上舞台,使花鼓戏重放异彩。

1956年,商洛剧团排演的《夫妻观灯》、《贾金莲回河南》、《楼台会》、《桑园配》等4个传统花鼓剧目,在当年陕西省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大获成功,剧本、音乐、表演等多项获奖。其中,由彭正远改编、辛庆善作曲的《夫妻观灯》更是被推荐晋京参加了全国第一届音乐周演出,受到观众的喜爱与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还向全国播放了《夫妻观灯》的录音,诸多商洛花鼓的新闻报道也见诸报端。一时间,《夫妻观灯》轰动全国,商洛花鼓的影响也与当时兴盛的黄梅戏不相上下。

1979年,商洛花鼓戏《屠夫状元》在陕西省庆祝建国三十周年献礼演出活动中一炮打响,省电台、电视台进行录音、录像转播,西安电影制片厂以眉户搬上银幕。该剧被全国各地20多个剧种竞相移植演出,一时形成举国“屠夫热”,成功创下“一个剧本救活了一个剧团”的奇迹。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陕西省戏剧创作会演中获奖的花鼓戏《六斤县长》晋京为中央领导汇报演出后,赴上海、天津、南京、杭州、武汉等地巡回演出引起轰动,并于1984年,由西安电影制片厂摄制成电影。《六斤县长》荣获全国优秀戏曲剧本一等奖(此奖项后改为曹禺戏剧文学奖),被中央歌舞剧院及十余家省市剧团移植上演,中宣部、文化部誉之为“状元戏”。

2002年,商洛花鼓《月亮光光》参加陕西省第三届艺术节获得优秀剧目奖及编剧、导演、作曲、表演等八个单项奖。2003年,《月亮光光》参加第8届中国戏剧节,荣获曹禺戏剧文学奖、特别奖和7个单项奖,同年荣获第十一届中国人口文化奖、中国电视星光奖、陕西省“五个一工程”奖。2004年,获得文化部第十一届中国戏剧文华新剧目奖,并应邀晋京参加国庆五十五周年献礼演出。该剧先后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数百场,并在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国家、省、市电视台播出,赢得了广泛好评。此外,《泉水清清》、《山魂》、《大云寺》、《月亮河》等众多精品剧目也是荣誉满满。

3 走进人民生活 与时代同频共振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出戏难,出好戏更难,而商洛花鼓却为何“年年出新戏,十年一大戏”,大步流星地从商洛山区走遍三秦大地、走红大江南北,受到全国广大观众的欢迎?

“虽然我们在大山里,但我们的戏还是与时俱进、境界非常高的。”说起商洛花鼓,王海清自信满满。2002年,由她主演的大型商洛花鼓现代戏《月亮光光》至今仍是获奖最多的一部戏。这部戏取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讲述的是大学教授的女儿林怡芳因父亲蒙冤,随母千里寻兄,遇难被救,落户到陕南山区牛背梁这个仍处于结草记事的地方,她一次次放弃了上大学、进城工作及随兄出国的机会,将自己的全部心血奉献给了边远山区的教育事业。真实动人的题材,加上商洛花鼓独有的清醇、甘洌、味之无穷的唱腔风格和小桥流水般的清雅,使《月亮光光》成为继《屠夫状元》、《六斤县长》之后商洛花鼓戏的又一力作。

3月30日下午,记者在商洛剧团见到了刚从西安风尘仆仆地赶回商洛的商洛剧团团长李小斌,原来,他此去正是沟通花鼓戏《带灯》的巡演事宜。

花鼓戏《带灯》改编自贾平凹的同名小说。李斌告诉记者,剧团最初看中《带灯》,就是在于它接地气的“群众路线”。于是,在经过几番真诚拜访、沟通后,终于获得了贾平凹本人的授权,并集合剧团内外力量,以最强阵容来打造这部戏。尽管期间因为一直找不到理想的本子,还曾萌生过放弃改编的想法,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并出色地完成了这部戏。花鼓戏《带灯》一登舞台,便赢得了广大观众和专家学者的欢迎和高度评价,就连原著贾平凹也对《带灯》的改编非常满意。这在其被改编成多种艺术形式的众多作品中,还是第一次。

放眼回望,无论是表现农民丰收喜悦的《夫妻观灯》,还是反映社会人情冷暖和教师的蜡烛精神的《小贩小官小教师》,或是以农村经济体制改革为背景,描写“包产到户”后,基层干部“牛六斤”带领大家勤劳致富的《六斤县长》,商洛花鼓的许多经典剧目都是以人民群众的生活为蓝本,与时代和社会的发展同步脉动。这,是观众们喜爱花鼓戏的根本理由,也是花鼓戏繁荣发展的制胜法宝。

4 让花鼓戏在传承保护中熠熠生辉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夫妻观灯》、七十年代《屠夫状元》、八十年代《六斤县长》、九十年代的《山魂》,二十一世纪的《月亮光光》、《带灯》……商洛花鼓以顽强的生命力和蓬勃的代谢机能,不断完成着从古到今的蜕变。在这光辉而伟大的历程中,商洛剧团发挥着无可取代的作用。可以说,商洛花鼓的传承、发扬与商洛剧团的发展互为成果,也互为见证。

成立于1950年的商洛剧团,是商洛花鼓和商洛道情两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单位,多次被国家人事部、文化部评为全国文化先进集体,属中国现代戏年会理事团、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团体会员团。该团不断推陈出新,先后创作演出的众多精品剧目,不仅传承了商洛花鼓的传统艺术,也丰富了花鼓戏的内容,拓宽了花鼓戏的题材。

虽然,花鼓戏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商洛剧团的特色剧种,但随着一批又一批体现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俱佳的花鼓作品叫响全国,剧团的上上下下每一个人似乎都将传承发扬花鼓戏作为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和光荣使命。商洛剧团党支部书记李艳艳表示,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承商洛花鼓,剧团早在2009年就开始招收科班生定向培养,并邀请、返聘老团员从唱腔、身段等各个方面为年轻演员言传身授。除了一边复排老剧目,一边编排新剧目,剧团还充分与高等院校合作,利用数字网络技术,用更现代、更便捷的方式记录、传承。此外,为了能将花鼓戏系统、完整地保留继承下去,商洛花鼓传习馆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建当中。

温故而知新。商洛花鼓经过数十年的艺术历练和岁月锻造,越发显得生机盎然、青春永驻。希望这朵芬芳的山野小花,能够在姹紫嫣红的戏剧百花园里,常开不谢,永远绽放璀璨的荣光。

Tags:商洛 小戏 花鼓 地摊 神州

作者:高山 责任编辑:刘秋石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