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艺海人生 正文

三秦大怪孙存蝶

字号: 2012-06-07 18:21 来源:商洛新闻网 我要评论(0)

 

孙存蝶在商洛演出 

孙存蝶在商洛演出

“让热烈的掌声告诉我,让你的尖叫告诉我。”10月26日,来商参加联通综合枢纽大楼庆贺演出的孙存蝶,让商洛影剧院再一次沸腾起来,尽管观众的手拍疼了,大声叫好得嗓子发痒,他还是一如往日的演出那样,张扬与俏皮,以夸张的肢体语言将诙谐与滑稽、幽默与快乐渲染到极致。

谝我三秦一大怪

“家住户县草堂镇、南城寨村玩斗鸡、高中毕业学了戏、一不小心成名人……”孙存蝶边唱边报出了自己的家底。

孙存蝶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从小酷爱戏曲艺术,曾在户县“五?七”文艺班学习两年,参加业余宣传队的演出活动。他善于学习各种传统戏剧和民歌、流行歌曲的演唱技巧,虚心借鉴话剧、相声、小品的表演手法,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喜剧表演风格。几十年来,先后在《屠夫状元》、《十五贯》、《拾黄金》、《顶灯台》等30多出戏剧中,成功地塑造了胡山、娄阿鼠、胡来、皮筋等一系列丑角人物,被誉为“大西北的黄金丑角”。他的表演诙谐、幽默、风趣、滑稽,雅俗共赏,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与好评。曾荣获甘肃省首届青年演员大奖赛、“兰光杯”大奖赛、陕西省第二届“西凤杯”广播大奖赛、陕西省丑角表演艺术选拔赛一等奖;西北五省区“太阳杯”民族戏曲邀请赛表演一等奖;在北京、香港等地演出中,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被香港《文汇报》誉为“丑角彗星”;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对他做了专题报道。1995年,陕西省委宣传部、文化厅、剧协、振兴秦腔指导委员会、陕西省电视台、陕西省戏曲研究院为他举办了个人专场演出,并联合举办了“孙存蝶秦丑艺术研讨会”,同年他还获得文化部举办的秦、晋、豫第三届“金三角”表演一等奖。现为国家一级演员、西安市政协委员、省戏曲研究院青年团艺术指导。

孙存蝶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把日头从东山背到西山。”“父母亲都去世了,没享过一天福。”可他们姊妹四个都很有出息,哥哥和弟弟一个是天津大学的高材生,一个是师范大学的高材生,姐姐在卫生部门工作,三人都是公务员,但在社会上名气最大的当然还数他了,他自嘲地说这就叫“能人未必是名人,名人不必是能人”。

“人民哺育艺术,艺术属于人民。”作为土生土长的农家娃,他对农民、对普通百姓特别有感情,每次演出节目时,都特别用功,有的虽然土得掉渣,却让人捧腹不止。

商洛戏乡嫽的太

一提到商洛,孙存蝶的瓜瓢脸当即绽放出满脸笑容,他连说了三个“好么”,“山清水秀、民风淳朴”。说自己对商洛有着不尽之言,不尽之情。他说自己来商洛演出已有十多次,感受最深的是商洛的发展变化,交通方便了,城市扩大了,楼房高耸靓丽了,山水宜居,是天然氧吧,适宜养生,真是秦岭最美是商洛。他说过去的商洛交通不便,来得半天去得半天,路上一堵车就赶不上演出了,还得吃住一晚上,加大了邀请单位的开支,内心觉得很对不起商洛人民,现在“刷的”一下来了“刷的”一声去了,来去两方便,谈到高兴处,他劲头十足的吼了一段“只要商洛有活动/乡党尽管吭一声/现在高速很方便/来去便捷不用愁。”他兴奋地说“如今的商洛早已把过去贫穷落后的帽子扔进爪哇国了。”

孙存蝶说商洛是戏剧之乡,文化之乡,商洛拥有以贾平凹为首的作家群,有陈彦、陈正庆、冀福记、田井制、刘安民等一批著名的剧作家,在全国相继推出了一批有影响的戏剧作品,《迟开的玫瑰》、《屠夫状元》、《六斤县长》、《小商小贩小教师》、《月亮光光》等剧目至今长演不衰。因此来咱商洛戏乡演出“我还有压力、很紧张,乡党们不仅爱看戏还会看戏,在他们面前我永远是个小学生,我得拿出看家本领,始终保持最佳的状态。”他最想对商洛的戏迷、蝶迷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是“我永远是商洛乡党们的小学生,感谢多年来商洛乡党们对我的关怀、照顾、支持、呵护、厚爱,只要大家喜欢我,我终生感激不尽,今生今世感激不尽。”谈及对秦腔的看法,他说人常说“女怕嫁错郎,男怕选错行”,自己虽然是个唱戏的,虽然清贫辛苦,但还是万分庆幸“这一辈子与秦腔结了缘,我将永远视秦腔为我的第一生命。”

传承秦腔我最爱

因为记者是他的老朋友,说话就特别直白,客观地说,孙存蝶长得歪瓜裂栆,当主角都是反派人物。可谈起对秦腔的感情来,真可谓“一等人忠臣孝子”,为了将自己的秦腔艺术素养传承下去,他投资办起了孙存蝶文化艺术体育学院,并亲任院长,亲自授课。为了筹措资金,他不惜自毁形象,为西安的一家医院做治疗不孕不育症的广告,在社会上引起争议,受尽诽谤和委屈。可是,当他看到老公公引着儿媳妇,上门找他托人情,请专家为不孕不育症的患者看好病时,内心又格外欣慰。为了传承秦腔艺术,他让儿子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本科读的是表演系,后到乌克兰留学,读博读的是导演专业。现在儿子受聘于西北艺术学院,并担任艺术学院艺术专业主任,言传身教地传承父亲的艺术事业。

喜剧大师卓别林先生说过:“喜剧演员常常是悲剧的命运”,别看孙存蝶在舞台上又说又笑,人面前不尽风光,可他的内心世界特别寂寞,特别痛苦。谈起自己的为人处世之道,他说自己总属于“不识时务的那一类传统人物,不攀龙附凤,不沽名钓誉,不附庸风雅。本本份份做人,老老实实做事”是他人生永恒的格言。

孙存蝶最看不惯的是当今社会人心不古,红尘万丈,物欲横流。特别是一些部门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权钱色交叉交易。他恨恨地说,“很多时候,一身正气比不上一个小秘,多少小姐、多少三陪,摇身一变,都成了某部某局的某长”。他对社会上一些角角落落,用好奴才,不用人才,重用庸才,不用人才,甚至扼杀人才的现象感到痛心疾首。他直言不讳地说“我看不惯的很多,想不通的很多。常常感到精神无比寂寞,常常深夜长吁短叹,独自悲嚎。”他喜欢说实话、说真话、说直话,因而常常感到混的不如人,他说自己的内心世界一直在流泪,灵魂在泣血。和那些溜须拍马的、阿谀奉迎的、谄媚卖乖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人鬼在一起、他就说胡话的人精相比,他觉得活得很累。可是一谈起这次演出,他就精神抖擞,顿时显得意气风发。他说自己先一天接连在咸阳红锣湾大酒店、西安建国饭店演出了好多场,今天接着赶赴商洛献演,觉得一点都不累,可以说是精神矍铄、精力充沛,甚而至于光彩照人,说到高兴处,又说“谁说喜剧演员是悲剧命运,我的性格、心态虽然不是那么逍遥乐观,但我的命运却还真的很幸运。”

孙存蝶平时特别喜欢读书,他喜欢贾平凹的大作,也爱读陈忠实、张贤亮、王跃文、梁晓声,为了不断丰富自己的艺术学养,虽然已是著名的秦腔表演艺术家,可他始终将自己作为小学生,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每天坚持吊嗓练功不辍,虽已年过半百,演起《顶灯》等高难度的传统节目,依然风采不减当年。总是惹得观众发疯了似的不停鼓掌,他反而自我解嘲地说“谁说观众是傻子,怪只怪演员是疯子。”虽然他早在1995年时就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演员,早在十年前就获得了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曾在人民大会堂获得过国际性的大奖——世界华人“华鼎奖”,他仍再三表示,要活到老、学到老、演到老、干到老,始终保持艺术青春永远不老。他豪情万丈地说“会当人生五百年,我若能多活三百年,我还要为商洛的父老乡亲再耍活宝三百年,再秀青春三百年,哈哈哈……不管活的有多长,我永远是商洛人民群众的小学生,我还要向好学生不断努力奋斗呢!”

Tags:三秦 孙存蝶

作者:赵有良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