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艺海人生 正文

商洛山中走出的剧作家——王 烈

字号: 2012-06-07 18:15 来源:商洛日报 我要评论(0)

著名剧作家---王烈

走进他的四余书屋,清净明亮,墙壁上的字画引人入胜。书橱里挤满了中外名著,使人目不暇接。

他,八旬又四,面色红润,目光炯炯,一头银发,一脸和祥,讲话平和,行走稳健,一米六七的个头,背不驼,腰不弯,至今不仅保持着当年的英姿,更多了几分老当益壮的风姿。正如他的《白头吟》诗所云:“寄身红尘越耄年,白云青山只等闲,沧桑世态阅历尽,满目红霞映夕天”。

他在文苑辛苦耕耘了一生,1987年离休后仍然马不停蹄,陆续编辑出版了《王烈王纾剧作选》、《诗话沧桑》、《腊月桃》、《王纾小说选》、《中国脊梁四重奏》、《王烈、王纾剧论集》等六部作品,至今还戴着老花镜在纸上走笔……

他就是商洛山中走出去的放牛娃出身的著名剧作家王烈。他的生平事迹被收录于《中国文学家辞典》、《中国当代艺术家名人录》、《中国文艺家传集》、《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和《世界名人录》等多种辞书。

放牛娃走上艺术之路

他本名王继粲,“王烈”这个笔名是他上世纪五十年代写戏时起用的。烈者,显赫也,火势凶猛也。寓意自己要在戏剧事业上做出一番成就,如烈火熊熊。1924年阴历5月5日端阳节,王烈生于商县(今商洛市商州区)土门庵柿园子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村子三面环山,前临乳水。春天,这里桃花红了村,槐林绿了山;冬天,梅花打扮着农舍,松柏挺立在山头,王烈就是在这青山绿水间长大的。他从小聪明勇敢,下河捉鱼,上树逮鸟,在小伙伴中他总是打头阵。他最爱听大人们讲故事,又爱走十里八里山路去看花鼓戏、听皮影道情腔。他喜欢拉二胡、读唐诗,参加村里扮社火。在“耕读传家”的家训下,他能文能武,不仅跟大人学会了许多农活,而且会拉会唱,村里人都夸他“是块文武不挡的材料”。

回忆孩提时代,王烈记忆犹新的是数星星。听老人说,地上有多少人,天上就有多少颗星。因此,他常常在晚上或坐在村头,或蹲在河边,手支下巴,凝视夜空,寻找属于自己的那颗星星。有一次,他看到一颗最亮的小星,老叔父摸着他的头说:“我娃长大之后,就要像这颗星星一样明亮。”

1941年他就读于商县中学简师班,1943年7月考上了户县师范高师部。此时正值抗日烽火之际,户师的吕赞襄先生讲授古典名著《荆轲刺秦王》后,命题《易水岸上》,让学生作文,王烈却就题作一出街头剧。吕老师批曰:“颇具匠心,实为难得。千秋事业属文章,勿使王粲独步千古!”对他笃爱之深,厚望之重,成为他后来从事戏剧创作的动力。此后的几十年,王烈正是顺着戏剧创作之路,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朵鲜花地走来。

1945年暑期,他考入陕西师专,因在报刊上发表了《渔舟唱晚》、《木猴的启示》等篇痛击时弊的散文,被校方和国民党当局疑为异党分子,在当时的国大代表选举中,竟扣发了他的选票,在其后的“六二大逮捕”时,因他刚毕业离校赴北山的铜川中学教书,才幸免了被捕之祸。

1949年7月,他参加了革命,先在咸阳文工团任宣教股长、创作组长、俱乐部主任,后又在《陕西文艺》和《陕西戏剧》杂志社当了十多年编辑,对培养青年作者和工农兵业余作家做出许多贡献,1956年被评为陕西文化艺术界先进工作者。1962年调入陕西省戏曲研究院,为国家一级编剧,并兼任过本院创作研究室主任。同时,被省文化厅聘为群文专业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评委和中华梨园学研究会理事。打倒“四人帮”后,扣在他头上的六顶诬蔑不实的帽子被彻底推翻,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二十多部戏剧铸辉煌

王烈在《王烈王纾剧作选》后记中说,他编写了大半辈子戏,却没有捣鼓出一本大家公认的传世佳作。这是谦词。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陈忠实在2004年11月给《王纾小说选》作的序文之中称赞:“我早已知道他(指王烈)在戏剧创作上的实力,其歌剧和秦腔剧剧本的魅力,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现在依然不衰。”王烈经常深入生活,潜心钻研,全部心血浇铸成了二十几部戏,如大型剧目《迎春花开了》、《仇荐》、《马陵战火》、《兄弟姐妹》、《燕子河》、《玄都观》、《一张结婚证》等,独幕剧《大字报》、《群魔丑象》、《刘三做饭》、《割麦》、《黎巴嫩的儿子》、《挖墙角》等,分别在《剧本》、《西北文艺》、《陕西文艺》、《陕西戏剧》、《工人文艺》、《西安日报》等报刊上发表,并由西北人民出版社、长安书店出版,中央实验歌剧院、陕西戏曲研究院、西安易俗社、江苏扬剧院、河北京剧院先后演出,秦腔新编古代剧《仇荐》和眉户现代戏《兄弟姐妹》(与爱人王纾合作),又被广东等几家音像出版社制成影碟,部分剧作曾获奖。《刘三做饭》、《迎春花开了》和《仇荐》三部戏,是王烈创作史上的三座丰碑。

1956年王烈先生与屈映明合作,由他执笔创作的秦腔独幕喜剧《刘三做饭》,抨击了当时社会上特别是农村“重男轻女”的封建残余思想,在解放妇女提高女权上起了很大的教化作用。“山不在高”,戏不在小。只要它集中反映了群众最关心的、社会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有生命力,就会放出奇光异彩来。当时民谣有云:“看了《刘三做饭》,妇女不再围着锅台转。”这戏唱红了陕西,唱红了西北五省(区)。至今许多农村老人一谈起《刘三做饭》,就夸“王烈他们真是把咱农村发生的事写活了。”

王烈和陆苍、石般合作的眉户剧《迎春花开了》,1954年在《陕西文艺》发表后,1956年,应《剧本》杂志社之约,改为三幕七场歌剧,发表在当年7月号的《剧本》上,由中央实验歌剧院上演,一时轰动了北京,很快又被几个省的歌剧院和其他不同剧种的剧团移植搬上了舞台。该剧思想性强,戏剧冲突处理合情,情节安排得当,人物性格突出,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该剧在商洛剧团演出期间,地、县领导看了后还组织区乡干部和农村基层干部观看。

他和夫人王纾共同创作的秦腔新编古代剧《仇荐》,刊载于1986年6月号《剧本》上。《剧本》副编审杨雪英同志撰文称:“《仇荐》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其强烈的现实主义光彩和艺术感染力,都经得起时间的淘洗和时代的考验。”该剧歌颂了我国春秋时期晋国上卿祁奚那勇于舍身求法、为民请命的精神,对于今天振兴中华、继承民族优良传统、反腐倡廉亦不失其教益。该剧先后在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河北省京剧院演出,场场暴满,深受观众欢迎。

谈王烈不能不提他的夫人王纾。她也是一位出色的作家。王纾1931年生于北京,1949年华北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解放军19兵团文工团当演员,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她所演唱的《棉军装》和《战斗英雄梅怀清》均获表演一等奖。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先后授予她两枚军功章。以巴金的短篇小说《团圆》为蓝本所改编的电影《英雄儿女》中王芳的生活模特就是她,当时巴金深入战地生活,就吃住在她们团内。1956年王纾转业到中国作家协会西安分会,后又调到西安市曲艺团、陕西省戏曲研究院任二级编剧。1958年,她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到秦巴山区劳动改造。文革中又被揪斗关进牛棚。王烈被列入黑五类家属,双双备受凌辱和摧残。王纾不仅创作、演出了《红岩》、《焦裕禄》等专场名剧,还发表出版了许多小说、散文、曲艺、诗歌和剧本。已出版的《王纾小说选》35万字、《腊月桃——志愿军女战士王纾诗文集》25万字,《王烈王纾剧作选》近27万字。我国文化主将鲁迅先生把祁奚誉为“中国的脊梁”。王烈王纾夫妇计划一起创作秦腔新编古代剧《中国脊梁三部曲》,可惜只完成了第一部《仇荐》,第二部《大夫鼎》刚刚开始由王纾写成中篇小说,不幸王纾于1999年患癌症去世。今天,当我们读了她的遗作,听了她的故事,看了她的照片,深为她的人格和顽强精神所感动。省文联副主席、著名评论家肖云儒在《王烈王纾剧作选序》中称,他们俩是爱的伴侣,是苦难的伴侣,也是创作的伴侣。“不论是写现实还是写历史,他们都大量动用了自己命运的、感情的、心理的库存,许多时候都是在写自己,倾诉自己。”

王烈不仅是剧作家,而且在戏剧理论上也大有建树。已发表出版的有《编剧十讲》、《剧规初探》、《人情事理纵横谈》、《略论秦腔〈三滴血〉及其改编》、《汉剧舞台上的人情美——兼论戏剧创作中情与理的结合》等,有的论文曾获陕西和国际交流优秀论文奖。《编剧十讲》先后印行四次,达五十多万册。他在担任文艺和戏剧期刊编辑工作中,从未忘记培养青年作者和工农兵业余作家,经常到厂矿、农村、学校和部队去讲课,并手把手地给业余作者认真修改剧本。他曾应西北大学中文系教授、当代戏剧理论家孟昭燕和校长张岂之先生的邀请,给该校中文系同学讲授创作经验;曾同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陈忠实结伴,到甘肃庆阳地区的长庆油田给工人讲课。他把心血全部倾吐给了人民群众,全部奉献给了社会主义文艺事业。

多才多艺的剧作家

王烈诗云:“爱诗成奇癖,独坐常依依。”“九十囊阔大如斗,诗情到老不退休。”他不仅善诗,还工于字画,从小就喜欢习字绘画,每逢过年,自备笔墨为乡里书写对联;求学期间,常常自画自题。他喜欢画山水画,喜欢在画上题几句唐诗。诗画对他虽是余事,但从未间断。他一生写了多少诗,又遗失了多少,自己也说不清,仅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话沧桑》,就有近300首。

王烈从小性“烈”,爱憎分明。他骂国民党“胥丁(乡丁)仗势苦勒敲”(《过渭南原》诗);斥林彪“四人帮”阴阳两面鬼吹火”(《满江红?批清战鼓》),痛击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是“东来妖雾锁春阴”(《鹤城南楼东望》),斥责美帝国主义侵略印度支那三国为“战火连天血海仇”(《勋章满地如粪土》)。字字似弹,句句如枪。他的爱也充满诗词的字里行间,爱祖国,爱人民,爱毛主席,爱和谐社会;爱文友,爱乡亲,爱妻子儿女,一片真心,满腔热情。如“星火燎原忆瑞金”、“六亿神州草木新”、“猛雷一声平地起,神州巨龙腾空飞”这些新鲜活泼的诗句就是证明。

艰苦奋斗,执着追求,乐观向上,积极拼搏,贯穿于王烈一生。夫人被错划成右派,下放秦巴山区劳动改造,他带着两个幼子苦度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仍挥笔不止,坚持写作。“春榻夜夜梦飞天,壮志凌云霄汉间”,“含丹绿树浑无名,案头伴我历秋冬”。文革中他被列入黑五类家属,备受人间煎熬,他依然“青山未老峰还在,锐气直冲碧云天。”诗言志,歌咏情,其昆仑之志,江河之情,令人敬佩。

近几年,王烈在他耄耋之龄,又创作了八万余字的历史题材小说《中国脊梁四重奏》之《卫大将军》,著名作家京夫读后赞叹说:“这无疑是先生继戏剧创作之后的再度辉煌。”

曹孟德诗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王烈先生当之无愧。我们家乡人民祈愿王烈先生福寿安康!

Tags:商洛山 剧作家 王烈

作者:稳实 沧桑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