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艺海人生 正文

田井制的戏剧人生

字号: 2012-06-07 18:02 来源:新浪 我要评论(0)

在商洛没有人不知道田井制。这位享誉三秦大地的国家一级编剧,其代表作《屠夫状元》、《六斤县长》、《小贩·小官·小教师》等曾唱进中南海,轰动陕西乃至中国戏剧界;又以《曲江池》、《福寿图》、《龙虎桥》、《济公坐桥》、《白憨女》、《农家媳妇》、《山回路转》、《麻乡长醉酒》、《派饭》、《夜审》、《四通八达》、《揽月》等作品,先后捧回一大皮箱奖牌、证书。他能编、能导、能拉、能谱曲,而且能登台演唱,是个典型的“多面手”,曾有商洛“戏模子”之誉称。

1940年6月,田井制出生于商州区沙河子镇党塬村一个教师家庭。他从小爱戏。在沙河子上小学时每逢那里有演戏的,他就像小兔子一样连蹦带跳地挤过人群、扒上台角直盯着。1955年,正上初一的田井制得知州里剧团招人,他一个人就悄悄地来到城里报名,应考商洛剧团。剧团的老师通过嗓音、唱戏以及面试考察,他“一炮打响”第一个被录取。可谁知,这是他偷偷背着学校和父母去的,当他把考中剧团的事告诉了音乐美术老师李景玉时,李老师劝他好好上学,可他死了心一定要去剧团。父母、亲戚们见拗不过他,便依了他的心愿。这年春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母亲为他收拾了简单的行装,父亲亲自送他到商洛剧团报到。从此,圆了他的唱戏梦。

因其嗓子好,他先习生角(小生),唱过《女婿偷鸡》、《小姑贤》、《断桥》等戏中的生角戏。一年后改唱丑角,三年后即成了主要演员。他演十几岁的小孩,如《社长的女儿》中的小胖;演七八十岁的老头,如《血榜》中的老地主、《红岩》中的姬鹏飞、《李双双》中的喜旺、《洪湖赤卫队》中的彭霸天、《八一风暴》中的敌司令……在古典戏中既演老丑又演小丑,例如《墙头记》中的王银匠、《一文钱》中的林色、《玉堂春》中的崇公道、《谢瑶环》中的来俊臣、《三休樊梨花》中的薛东辽……他塑造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刻画人物内心世界极具个性,让观众笑得热泪盈眶,或哭得泪流满面。不长时间,田井制在团里演戏已渐渐有了名气。他自学拉起了二胡,还学着搞起了唱腔设计。那时候,他20出头,见啥都学,不会就问,年长的同志也都乐意传教与他。写戏,之所以能编戏能编出好戏,是因为他从小喜好看书、学习,一有空便读唐诗宋词、中外名著的缘故。如果说1960年他演《一文钱》(饰老财主林色)被西影拍成电影有名气外,而1962年由他改编的第一个小戏《山花姑娘》,则为他以后长期从事戏剧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田井制事业蒸蒸日上、工作热火朝天之时,“文革”开始了。田井制被揪了出来,戴上了“只专不红”、“落后分子”、“资产阶级分子”等“反革命”帽子。1970年9月,他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刑20年,送至渭南市省二监劳改。那年他29岁。在监狱里,他做过木工、铸工、钳工、车工,样样活他都干,不敢有半点怨言;给同伙教戏、演戏,狱中文艺会演,他编演的节目,总是名列魁首。年年得到表扬和奖励,可是减刑没有他,因为他被视为“不认罪”企图“申诉”出狱。1971年9月,田井制在狱中得知林彪出逃摔死,他和狱中的难友兴奋得接连几个晚上都睡不着;1976年10月,得知“四人帮”被粉碎,他在狱中振臂高呼“好!好!好!”喜泪泉涌。:1979年2月,田井制经查无罪,予以平反。他像一匹脱僵的野马跳出了久久不见阳光的枥棚,飞蹄驰骋了!

“田井制回来了!”这消息不胫而走。州城的男女老少,你传我,我传他,大家蜂拥到剧团的门前。当晚团里演《游西湖》,导演当即决定让他重演土地神。人们那里是来看戏,而是为了看田井制啊!

这年10月,为了给国庆30周年献礼,田井制与刘安民等人合作,执笔改编了《屠夫状元》,并主演胡山。该剧在西安演出一炮打响,被誉为“商山明珠”连演数月,场场客满,被西影拍成眉户剧戏曲片。一时间全国各地纷纷移植上演,演至台湾、东南亚。1981年,田井制与陈正庆深入丹凤河南公社体验生活9个月,写出了现代花鼓戏《六斤县长》。该剧在省城又一次走红,并改编成同名故事片,经西影拍摄在全国放映。同年,在中国剧协举办的1976——1983年度剧本评选活动中,荣获全国优秀剧本奖(曹禺戏剧文学奖),名列榜首,在怀仁堂演出,中央领导大加赞赏。继而南下赴天津、去上海、下武汉,饮誉大江南北。商洛剧团因此而名声大震,被陕西省文化厅誉为“戏剧之乡”。

随后,他又与老搭档写出了《小贩·小官·小教师》、《济公坐轿》、《福寿图》、《曲江池》、《龙虎桥》、《白憨女》、《王宝钏》等剧,接着又创作了《农家媳妇》、《山回路转》、《麻乡长醉酒》、《送菜》、《派饭》等小戏小品近百部之多。他与人合作写戏,总是甘当幕后英雄,乐于奉献。如经他扶持改编的《野山芳草》、《狼虎谷》、《大唐医圣》、《鸡洼窝人家》、《天狗》、《渡娘桥》、《覆水难收》等剧,从来不署自己的名字。在为电力系统创作了大型现代戏《揽月》之后,2007年又为西安市长安区创作了现代戏《七彩终南》,今年春节刚过,他又赶赴外地开始了新的创作。

2006年6月,田井制从商洛市戏研室主任的岗位光荣退休。退休后他反倒比平时上班更忙了,为朋友策划写戏、为行业文艺编导,参与社会公益演出等,简直忙得不亦乐乎!他说:“我没别的本事,就会这门手艺,趁身体还好多写几个戏,生活充实些。”

今年68岁的田井制,看上去起码要比同龄人年轻七八岁。回首这大半生的艺术生涯,他总是有万语千言难以表述啊!当年从监狱出来时已38岁了,光棍一条,又有那位姑娘愿意跟他?就在他徘徊在人生的十字口时,一位比他小12岁的姑娘郭芙蓉闯入了他的怀抱。郭芙蓉端庄大方,窈窕美丽,与田井制结合可谓郎才女貌。他们婚后次年喜得贵子,儿子如今已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郭芙蓉原在供销社上班,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被丈夫戏为“称职的后勤部长”。这个小家庭,真有点让人羡慕呢!

人都说,商州有两张牌:一是商洛剧团一班人打造的“戏剧之乡”;二是以贾平凹为代表的文学。如今,商洛花鼓戏已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这里面自然也有田井制的滴滴血汗。提及对商洛戏剧的展望,田井制语重心长地说:“说实话,目前对商洛花鼓戏的挖掘确实还不够,发展的走向还不太明确,对商洛戏剧事业更上一层楼的发展前景我深感忧虑……”看得出,这位饱经沧桑的剧作家,对我们商洛戏剧事业的发展是日里夜里都在思考和操心啊!

Tags:戏剧人生 田井制

作者:云横秦岭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