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艺海人生 正文

艺海拾珠--著名演员费庆民的演艺生涯

字号: 2012-06-07 18:00 来源:商洛特快 我要评论(0)

 

203

古典本戏《铡美案》中包拯的扮相

提起誉满全国的现代剧《六斤县长》,观众就忘不了县长的扮演者费庆民;谈到轰动剧坛的古典戏《屠夫状元》,话题也少不了剧中净行角色杨烈的扮演者费庆民。艺术的高度,做人的深度,使他成为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且荣获国务院批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待遇。

费庆民1955年考入商洛地区剧团,一口洪亮的嗓音为他奠定了花脸行当,凡是秦腔净行戏他能学演的都学,扮演过古典本戏《铡美案》的包拯、《将相和》的廉颇、《薛刚反唐》的薛刚等数十本剧目的花脸角色,又塑造了现代剧如《杜鹃山》的雷刚、《沙家浜》的胡传魁、《红灯记》的鸠山等10多本戏的人物。在学习、继承的同时,他潜心创演新剧目新人物,尤其步入中年时,创演《六斤县长》牛六斤、《小官小贩小教师》的主人公老师等10多本新创剧目中的人物形象。

费庆民出生于商州,长期工作在一个地区剧团,为什么能在艺术上出类拔萃,成为国家一级演员?除了自身的刻苦勤奋外,他的艺术道路上还得到了一位难得的高师的亲切指教,他就是原西安尚友社著名秦腔花脸张建民。张建民生于1913年,故于1964年,陕西临潼人,自幼爱戏,上个世纪20年代末,在西安榛荟社学艺,1945年加入西安尚友社。由于他勤奋好学,在净行唱做念打功夫中,独创了以老生发声、行花脸腔韵的张派唱法;在包公、徐彦昭等有分量的戏剧人物演唱中,既有老生音韵的清晰浑厚,又突显净角的刚劲豪爽,形成韵味淳厚的演唱特征。他在表现人物方面,抒情时明亮悠扬,激情时如重石掷地。他的声腔道白被誉为“声声激扬,字字珠玑,唇枪舌剑”,一生几乎把秦腔所有花脸戏,特别是大花脸的代表剧目全部学演。这样一位秦腔大家,可惜成名之后,傲气冲头,目无法纪,而在1961年服刑。当时喜爱秦腔艺术的商洛地委书记和专员们通讨与省上协商.把张由西安转到商洛地区代管一年,让他在商洛剧团专教花脸学员费庆民学习秦腔净行技艺,以此作为对这位服刑的秦腔名家一次立功减刑的机会。

张建民很感激政府对他的挽救。他不仅把继承前辈秦腔净行的精湛技艺全面传授给费庆民,同时以此忏悔自己成名之后忘乎所以、目无法纪而造成的深刻教训。他恳切地对学生说:学我的演技,不要学我的做人,我是个反面教师。通过长年相处,老师真切悔过的态度和精心的指教,使年少的费庆民从一个正反相结的名家身上感悟到自己今后该如何做人,如何演戏,尤其成名之后,该怎样把握自己!

在这难得的一年当中,张建民把他独具的秦腔道白、韵律,丹田气息与唇齿腔音相结合的吐字道白绝技,不厌其烦地传授给这个山里娃。每天清晨,师徒俩来到丹江河畔,老师一字一句教说道白,一声一韵示范唱腔。尤其对秦腔的正宗字音,怎样练习才能达到字正腔圆,张建民不仅抓基本功训练,且以戏文指导,他选了徒弟费庆民演过的花脸戏《黑叮本》中的徐彦昭为突破点,以人物大段道白为例,亲授秦腔正宗的字音四声,单字训练后,又从人物大段道白的情感处理、节奏起伏、音韵共鸣等方面严加指教,常常一个吐字要单练上百遍,彻底纠正徒弟个别地方字韵的缺陷,真正达到正宗秦声秦韵秦腔道白的标准。张建民为了使费庆民真正领悟到秦腔花脸艺术的综合演唱特征,亲自上台演出了自己的拿手戏《黑叮本》。他向剧团领导提出让庆民坐在第一排中间,认真观看、感悟他的演出。同时,又传授了拿手戏《抱琵琶》《斩单童》《苟家滩》等。老师的倾心授艺,徒弟的谦虚求教,为费庆民在正宗秦腔净行的唱做念打等方面打下了坚实的根基。

对中国戏曲艺术的真正继承,实际是一门肉体艺术的传承,因为一位戏曲演员,一生的声腔演唱、肢体表演都集于自身的心灵感觉和体态的掌握之中。人常说“一窍不得少挣几百”,这一窍即是老艺术家们长年累月琢磨出来的肉体和心灵绝技。作为年轻人,不认真求教,仅靠自己苦练是很难得到的。庆民亲身体验,深切感悟到没有张老师的倾心严教,毫无保留地把一生琢磨出的绝技传授给自己,就不会有他在艺术上的成就。特别是张老师用戏曲技巧演人物、演个性的教诲,为费庆民后来成功地塑造古典和现代人物个性化表演方面开了“戏窍”。

费庆民博采众长,除了有幸成为净行高师张建民的关门弟子,又求学秦腔净行各位老师如田德年、周辅国等。同时,亲自向京剧同行尚长荣学习,还从影视资料中向老一辈京剧净行大师郝寿臣、袁世海、裘盛戎、侯喜瑞等名家学习借鉴。勤奋好学的精神,使他从继承跨进了创新,故而以他为主演的剧目,总是闪耀出靓丽的色彩。

费庆民在向诸位老师和名家学习当中,深悟要成为一位德才兼备的演员,就得刻苦学习知识。他一生难忘张老师曾语重心长地对他讲:我就吃了没文化的苦头,年轻人一定吸取我的教训,没文化很难演好戏,没文化也很难做好人。所以,费庆民在自己的演艺历程中,不断地学习知识,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艺术观,吸纳新的表演理论,从一个掌握中国戏曲程式的演员,到学习借鉴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理论,让自己全面掌握和运用“形似”和“神似”相融合的表演技巧,彻底摆脱了脸谱化的表演而迈入塑造有血有肉活灵活现的人物形象。为此,费庆民和剧团的同志们,在上世纪70年代末,背着铺盖,自费来到陕西省话剧院(现为省人民艺术剧院)学习话剧《南海长城》和《风华正茂》。在省话剧院,他们睡的是地铺,其刻苦求学精神,感动了几位话剧老师,因此著名导演玄英等诸位话剧老师自愿无偿地辅导排练。将近半年的刻苦学习,使庆民和同台的搭档们逐渐从戏曲程式化的表演中跳出来,再融进去,自然而然地使“形似”和“神似”糅合一起,形成费庆民独具的人物性格化和戏曲程式人物化的表演特征。回顾他所塑造的牛县长,在音乐唱腔和节奏中,用中国戏曲特有的程式韵律和斯氏体系表演理论相结合,塑造了真切生动又具艺术色彩的现代人物,给人留下了难忘的艺术形象和思想内涵。当他主演的《六斤县长》在中南海礼堂为中央首长汇报演出后,首长们热情洋溢地上台接见演员,赞扬庆民塑造了一位在改革开放中体察民情,首倡扶贫帮困的生活化、艺术化县长形象。演出后的第二天下午,中央办公厅的同志传达:在政治局常委会上首长们评价《六斤县长》的创演“是艺术家作了政治家的事”,由中宣部、文化部安排该剧到京、津、沪、汉等省市巡回演出,以艺术家的声音,唤醒社会关注扶贫问题。在大江南北的巡演中,费庆民被专家赞誉为独具特征的“性格化演员”,“能够悟出人物灵魂的戏曲高手”。

随着不断的求索和积累,费庆民不但是一位出色的秦腔、花鼓演员,同时又是一位好导演好编剧,尤其在进入不惑之年后,又以自编自演自导而相继推出备受观众欢迎的独幕戏《重园》、《梅子红了》等剧目。演艺的实践,又促使他在表演理论方面进行总结,在省振兴秦腔委员会举办的“秦腔花脸学术研讨会”上,费庆民发表《秦腔花脸道白》专题论文,同时又在召开的“秦腔发展战略研究会”上发表了《既要继承又要吸收》的论文。

费庆民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著名演员。回顾他的艺术历程,可以说他从启蒙老师正反两面的经验与教训中总结吸纳出自己要走的路,取得国家一级演员证书,证明他走的路是正确的。尤其在艺术生涯中越是有成就,越要谦虚,越是成名,越要自律。费庆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正像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为他艺术生涯评语题词的四个字“艺海拾珠”。

Tags:艺海拾珠 费庆民

作者:冀福记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