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网友评论 正文

情有独钟说戏曲

字号: 2012-06-07 17:51 来源:新浪博客 我要评论(0)

一般人谈起丹凤首先总会想到葡萄酒以及旅游图上的二郎庙、船帮会馆、商山四皓以及五关雄塞,却很少有人想到丹凤的戏曲,至多也只会说到“商洛花鼓戏”截止,再不会有什么丹凤的戏曲之类的说法。

然而当你走向村落,或再街头徜徉,你却会像发现新大陆或像在陕北发现信天游一样突然就听到了几句粗犷质朴却又不失水准的秦腔、眉户或者是花鼓戏的余音,让你感叹丹凤并未被陕西遗忘,也还更能为在这儿听到秦音而激动不已。

事实上,一直以来,丹凤便处在秦头楚尾这样一个不尴不尬却又充满神奇的位置上,多少年来虽经磨难而绝不沧桑,虽历战火却绝不贫瘠,多少丹凤人用自己的智慧为丹凤这块神奇的土地增添着无穷光彩。

丹江悠悠,河畔几多英才;凤山巍巍,山中些许俊杰。在丹凤葡萄酒复兴时,一部《糊涂十四》也曾红遍十里八乡;在反腐倡廉的旗帜下,一曲《六斤县长》也曾扬眉商山;在尊师重教的热潮中,《小商小贩小教师》也曾激动丹江两岸;《屠夫状元》一经商洛剧团展演,便成经典影像全国知晓;《迟开的玫瑰》更是在戏曲研究院的扶助和展演中一举夺魁,荣获五个一工程金奖;后一曲讴歌教师及乡民情真的《月亮光光》经商洛剧团演出后走红大江南北;……这些无一不凝结着丹凤乃至商洛人民的才思与智慧。

丹凤剧团曾一度是丹凤舞台上亮丽的明珠,船帮会馆门口平台便也留存着许多当年搭台唱戏的记忆,秦腔及湖北花鼓结合产生的独具地方特色的商洛花鼓戏至今仍在丹凤民间回响。船帮会馆亦被称为花庙或平浪宫,尤以花庙一称在丹凤本地十分出名,可见他绝不仅仅是一个装物卸货的码头,更是一个集合民间才智与风采的庙会广场,现在我们仍可回想当年此地繁华热闹的场景。

因为戏曲艺术本身的变迁以及许多优秀编剧和演员的纷纷离开(有上调的,有转行的等),丹凤剧团不得不在无奈中宣告解体,便连丹凤剧院也转租给录像厅经营,后又转手租于超市,往日的戏曲风光便再难依旧,只余许多自乐班还会不时聚集于广场或者在晨练时聚集河畔,上演几出哭天抢地的戏份,或于死人出殡的前一日晚上用哀怨或悦耳的秦声向死者默诉情思。

但我们却也绝不能说秦音已逝,强调已改,丹凤人在一次次的历史迁变中并未让戏曲文化从视线中消失,学校附近的小摊贩也许便身怀绝技,有时他们也脱下做饭的行头,穿上华衣丽服,在广场那个不大的台子上,扮上几出戏,丰富一下群众的生活,也在精神上愉悦一下自己。

而在农村中,也不时听得田地里,房梁上,场院中,猪圈旁,就会在劳作的人中,偶尔忘我的吼上几句眉户,吟上几口花鼓,在这杂七杂八的腔调中,人们所有的疲乏,便如汗水,经风一吹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又有多少人还会转回头来思想,多少年后这种让人难忘的景象又会像云一样成为天上人间的尤物,从而风光难再有。

那时恐怕许多老人儿只能叹息着,无奈地收拾起几片快要转不动的碟片,重新回味一下戏曲的秋凉况味了罢!

Tags:情有独钟

作者:刘力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