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网友评论 正文

秦腔花脸艺术刍谈

字号: 2012-06-07 17:43 来源:丹凤剧团 我要评论(0)

秦腔花脸比之于生、旦、丑等行当是较为特殊的一种行当。花脸特殊性决定了它在秦腔艺术中占一偶的地位,而这种地位的产生构成的是秦腔花脸有别于其他行当的两个因素:一是表示慷慨激越悲愤的苍凉之味;二是刚健猛烈稳当沉着之作。一味一作,组合的正是花脸艺术和表演艺术的伸展,伸展的结果也是把花脸艺术推向高度的结果

铜锤花脸和架子花脸在秦腔理有区别的。铜锤是一唱为主,像包拯一类人物;架子以做功为主,像李逵一类人物。有了对花脸外形美类别的界划,进一步深入花脸表达人物内质。花脸人物大多以正直、正气、忠义、忠勇为性格本质,也亦有别的人物介入:如曹操、司马懿一类,勾白脸,表示他们奸诈、狡黠、虚伪之心。花脸舞台表现大气、凝重、威严、威武甚至有点“霸道”。这是由其独特的艺术行当形象

做为一名花脸演员,我在这二十多年的艺术行程中经过了学习探索,运用步骤,掌握了一定花脸的基本特点和基本要领,追随程式刻画人物,并用我的思想认识装饰人物情绪的变化,作着更完整的表述。在这二十多年里我塑造了包拯、徐彦召、魏虎、卢林、郭子仪等不同人物形象,深受戏迷观众的喜爱。而我也进一步领悟出花脸艺术中的三个层次:情节、内容及人物性格。

有故事情节是秦腔艺术主要形式之一。演员演戏要在情节的背景下去演绎人物,如果说脱离了这个前提,戏就会杂乱,人物就会纷乱。秦腔花脸更是如此。因为花脸的表现手段更直接更有矛盾冲突。如我在《三对面》中饰演的包拯,就是依循故事情节的发展来流露包拯的铁面无私

包拯在此剧里主要针对的是秦香莲和皇姑。他连接了秦香莲和皇姑的矛盾,使剧情更生动化。陈世美不想认秦香莲和孩子原因是陈世美已攀龙附凤了,怕她们破坏了自己的地位,竟派门下差官,韩琦追杀她们母子,韩琦以忠良之心子自刎的大意引出了包拯对此事的介入,就有了'前三对“和”后三对“包拯不同势态来。秦香莲的拦轿告状激发了包拯的怒气,但在怒气下还有冷静的思索。包拯在前后三对面中既给了秦香莲以支持,又给了自己抗击权贵的力量。秦香莲的最后激将,终于点活了包拯铁面无私,就有了他怒铡陈世美的情节终结。

故事的情节走向赋予了我对人物认识的走向,在这里要唱的高而不炸,运腔自然,把包拯的愤怒愤慨之情抒发得真切实在。有震山之妙,表演要一招一式吻合剧情而让人物更加细腻化、形象化。

秦腔舞台上光有故事是远远不够的,内容极其重要的艺术环节。花脸演员一旦深入到内容实质,就会使人物内核清晰明亮,塑造人物也就会得心应手。

Tags:秦腔 花脸 艺术

作者:冯文联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