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名家点评 正文

花鼓剧《红袍》的现代意识

字号: 2012-06-07 17:34 来源:商洛特快 我要评论(0)

商洛市剧团新排大型商洛花鼓古装戏《红袍》春节上演之后,颇受各方关注。《红袍》一剧是著名剧作家刘安先生取材于商洛剧团60年代演岀不足40分钟的《水泼大红袍》改编的。剧情大体是:女主人公、大家闺秀卢湘云与其弟秀才卢文兴,将落魄秀才章文廷招赘上门,易姓为卢。姐弟二人打柴、耕织,缩衣节食,含辛茹苦,历尽磨难,供卢文廷读书上进,考取功名,该卢高中后则反目成仇,其弟卢文兴也讨要进京并真正考上了状元,为其姐报了仇。

同类题材节目诸如:《铡美案》、《王魁负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等见利忘义、得官忘本的作品看过不少,唯编改《红袍》一剧另避蹊径,颇有嚼头。

秀才卢文廷想进京考取功名,但身无分之文,无奈向本村财东卢员外告借。然而,不但银两不曾借到,反遭其家奴卢福百般凌辱。卢文廷羞愧自尽,又被卢湘云姐弟搭救并倾尽所有集蓄,凑足文廷进京的盘费。而其弟卢文兴则讨要进京应试。兄弟二人同时进京考取功名,但归里后却意志相悖。

《红袍》女主人公卢湘云是一个善良、温顺、默默奉献的中国传统女性,她受尽千辛万苦供丈夫进京,並不是为了升官发财,其目的正像她剧词里唱的:“供读书,不为贪财求富贵,只为你,村口人前好立脚。不求人前夸荣耀,妻愿效,梁宏梦光永偕和。”卢湘云也曽相劝丈夫:“为官莫与人胁诱,劝夫君,做人莫把人格丢!中状元耀宗祖,莫将志气一旦丢!”忘恩负义的丈夫卢文廷的心态则是:赴试只为跃龙门,多年寒窗煞费心。有朝一日登金榜?文廷方成人上人。在试毕回家的路上,皇榜还沒颁佈之前卢文廷就说岀了他对生活的向往:“在京城看尽了酒绿灯红,方知晓钱财短妄恋帝京。”而且原形必露地说:“…县太爷娶四房奶奶!我若是真的中了状元,我,我娶八房二奶…”並且毫无遮拦地唱道:“只要此科得高中,府邸宅寓金铺平。只要此科得高中,九库十廒皆充盈。只要此科得高中,烹龙爆风满盘盛。只要此科得高中,哼!四房?!我妻妾成群前后拥。左边伴坐如花女,右怀紧抱似玉容。”所以,一直发展到贪婪酒色,大把殓财,借故水溅红袍休妻。此时饱受欺辱的卢湘云愤怒地将一盆污水向这个见利忘义的丈夫泼去。而且在岀走的途中呐喊般地唱道:“为什么着红袍人即两样?为什么着红袍面若冰霜?为什么着红袍情意全忘?为什么着红袍不分臭香?为什么着红袍好坏不讲?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敛财宝丧心病狂?”剧作者在该剧中又安排了卢湘云的弟弟卢文兴一角色。虽然角色戏并不多,但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以“民本冊”考取了状元,并痛斥卢文廷:“卢文廷你黑心肠,小人得志太张狂。贪腐枉法结朋党,不仁不义丧天良。”继而手执木棍将卢文廷打得四处乱窜,并训道:“古今官吏千千万,红袍乌纱万万千。海瑞着袍人称赞,包拯做官称青天。你穿红袍良心丧,借故休妻负义男”。

在现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我们对于人生、人性、人欲的思考少之甚少,大部分人本着一种得过且过的从众心理,随大流的信奉着一种既得利益的价值观,而很少有人真正去探究自己内心所想,探寻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生命的真谛是什么?不应是人云亦云的模仿,不应是从众心理在作祟,而是经过审慎的思考后,对于人生的一种见解。

《红袍》的出现恰是弥补了这一思想空缺,它以“不唯金、不唯银、只为打动观众心;树正气、谕当今、鞭打贪婪负心人”。作为《红袍》主题,以洞悉官场情弊、让观众看了舒心,听了解气为终旨;以清唱、咏叹调、合唱、说唱等综合艺术形式,彰显《红袍》特有的现实批判性,“抨丑恶、树正气”的主题思想。

曾几何时,我们从戏剧等艺术中能够得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能够获得一些思想上的启发,然而时至今日,这些教育的东西都被冠以娱乐属性,使之纯粹成为一种娱乐的工具,虚无缥缈而没有任何内涵于其中。所以笔者殷切希望引起有关方面支持,期待《红袍》这台真正有现代意识、内涵丰富的艺术品,在现代舞台上发扬光大、开花结果!

Tags:花鼓《红袍》

作者:王良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