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名家点评 正文

谈商洛花鼓《屠夫状元》的推陈出新

字号: 2012-06-07 17:26 来源:商洛市剧团 我要评论(0)

商洛花鼓《屠夫状元》在省国庆三十周年献演大会演出之后,观众反映这个戏“说出了老百姓的心里话”。戏剧界认为这个戏“在戏曲推陈出新、古为今用方面有许多启发人的地方”。一个戏能够这么快的得到几乎一直的好评,实在难得。

这个戏是根据《中国地方戏曲集成(安徽省卷)》所载泗州戏《三蜷寒桥》改编的。原剧基本上是一出侠义公案戏,写的是扬善抑恶、褒孝贬逆这一类主题,但不够集中有力,揭露的矛头分散在党金龙和家奴党小两人身上,歌颂的意向则在包公、东方青、党母和官屠卢文进身上;并且带有一定的迷信和因果报应色彩。也许正因为原作的这种情况,才未被戏曲工作者发现,以致“久遭湮没”的。

应该感谢商洛剧团的同志,他们有眼力,有魄力,看到了这个本子在思想艺术上巨大的蕴藏量,并通过创造性的艺术劳动,将这颗湮没的夜明珠发掘、磨砺出来了。就《屠》剧的改编来看,推陈出新怎样推?如何出?古为今用怎样为?如何用?我想谈谈自己的观后感。

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发掘主题

商洛剧团的同志从六二年起就着手改编这个戏。当时发表了毛泽东同志给延安平剧院的信,这封信提出,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在旧戏舞台上人民却成了渣滓,这种历史的颠倒要再颠倒过来。在这个精神的启发下,他们对《三蜷寒桥》进行了研究,发现次要人物屠夫卢文进写的比较生动。尽管他脸上画着豆腐干,身上穿着富贵衣,原作者把他描写的也是扑拙和呆愚混杂,乐观和油滑并存,嘲弄远多于颂扬,但却掩盖不住他身上劳动人民传统美德的光彩,提供了将历史的颠倒再颠倒过来的可能。他们打算以这个形象为主人公重写一个戏。这个想法虽因文化革命而没有实现,却说明一开始改编的立意就较高,不满足于一般的修补、“净化”、整理,而是力图用崭新的历史观重新认识原作提供的生活素材,进行新的创作,使剧本成为改编者自己对历史生活的美学评价。文化大革命中,年轻的改编者们受到了骇人听闻的摧残和迫害,有的甚至饱尝铁窗滋味。十年浩劫,是他们看到封建社会黑暗腐败的官场生活如何在现实的舞台上重演,体验到历史是怎样在人民与邪恶势力不停顿的斗争中前进的。权势富贵只是过眼烟云,人民,才是历史的主人,这种唯物的历史观和艺术观,经过血和泪的浇灌,由一颗理性认识的种子,萌芽、成长,要在艺术实践中开花结果了。当他们重新拿起笔,现实的“胡山”和“党金龙”与历史的“胡山”和“党金龙”接火了,爆发出夺目的闪光。在“物”(剧本提供的历史素材)“我”(改编者对现实生活的感受)交融之中,新的主题、新的人物呱呱坠地了!我们看到了许多质的变化:

——胡山由一个第六场(原剧共十场)才出现的配角,变成了贯穿全剧的主角;阶级的偏见和历史的误解给他蒙上的灰尘(如油滑、计较钱财、缺少胆识)被洗濯净尽;家奴党小删去了,免得他丑恶的灵魂给同一阶层的胡山投下阴影;东方青、包文正不见了,不让他们与胡山夺戏争辉;五个穷朋友出台了,暗示胡山是作为一个阶层走上历史舞台的。

——所有的人物不再“各自为戏”,他们的戏剧行动都直接与胡山发生联系:胡山救了党家三口;党金龙翻脸不认胡山;党凤英爱上了胡山;党母视胡山为己出;并由胡山来处决奸佞。下九流成为剧中人物关系的交叉点、戏剧冲突的原动力。

——矛盾的解决,不靠外加的力量(包公的铡刀和皇帝赐给的御史职务、护珠宝剑),而靠胡山和穷朋友的持勇斗争,用的是老百姓的方式(杀猪刀子)和老百姓的道德信条(谁忘恩负义谁去喂鳖)。这就用形象显示出不靠皇帝清官、要靠自己解决自己的历史唯物主义思想。

所有这些增删变动,处处显示出改编者歌颂人民的执着追求。以这种追求为标准,鉴别精与糟、陈与新,剔除不利于歌颂人民的素材,加工、发展有利于歌颂人民的素材,使“人民是历史动力”这一思想贯穿全剧,新的主题就发掘出来了。

从当前社会心理出发突出主题

《屠》剧演出时,观众的热烈反响实为罕见。这个白鼻子胡山实在很不简单,他只是严格地按自己的身份和性格做戏,却能左右剧场情绪;满咀俚语村言,句句弦外有音,点发起一阵阵掌声和哄笑。有的老干部感慨说:“从掌声听民心,当干部的应该反躬自问”。的确可以说,针砭时弊是《屠》剧成功的主要原因。他的出“新”,主要就出在这个“今”字上。古为今用,既是推陈出新的目的,也是达到推陈出新的重要手段。改编传统戏要出新意,必须在尊重历史真实、符合戏剧规定情景的基础上,针对当前的社会心理来突出主题。本来传统戏的改编者,总是在借古代的形象抒发自己对现实的情怀。培根称以写历史题材和民间传说为主的莎士比亚为“本世纪的灵魂”,许多人说他实际上是“从远处来表演”同时代人,不就包含了这方面的意思吗?

当前,人民群众对尽快改变干部作风和社会道德风尚,有着十分强烈的愿望。可以说这是现实社会两根敏感的心弦,触动它们,必然引起共鸣。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传统戏的改编者,他们不仅对此了如指掌,而且能够针对它来突出主题,在改编时用浓墨重彩揭露封建官场的肮脏虚伪,歌颂我国人民的传统美德,表现劳动群众的善恶是非观念。简言之,就是通过胡山的形象提倡一个好的民风和一个好的官风。

为了突出主题的现实意义,《屠》剧按照人民的心愿对剧情作了精心的改编。改编者毋需离开剧情多说一个字,只是认认真真向大家讲述故事,就使大家感到自己的心弦时时被拨动着、捶击着。胡山救了党金龙,得到的报答却是一顿鞭子,还要去救党母,争着当这个山野贫婆的儿子。他高高兴兴给“我妈”磕头,给“我妈”碗里夹猪头肉,享受因救助别人而得到的天伦之乐。这些平常的生活细节为什么会使许多人心头发酸,叫老年人流泪?胡山挨了一个耳巴子,还是一片赤诚要收留党凤英为妹。他完全不懂得姑娘的眷恋之情,却纯真无邪地要给她去说个好女婿。及至党母点明要将凤英许配于他,还憨乎乎地说:你可不要再打我啊。这些毫无一点噱头的表演为什么会博得一阵阵哄笑和赞叹?胡山献宝有功,不邀功讨爵;当了官,不准叫“老爷”、耍官威;底下人教他,他不学;门口挡着穷朋友不准进,他亲亲热热搂着小百姓的肩膀请进中堂;他要轿夫坐轿,自己撩起蟒袍抬轿;遇着担柴卖草、拉车扛包的,宁肯自己绕道走,“不要过后叫人指脊背”。对一个屠夫来说,这些本是入情入理的言行,为什么又会引起那么热烈的鼓掌?原因就在于它们强烈地反映了当前的社会心理,从历史舞台上表演出了当代群众的心愿。一个古典剧,以现实社会为自己的共鸣箱,怎能不受到热烈欢迎?

为了突出主题的现实意义,改编者不求助于一些“现代化”的说教,而是根据人民的理想全力以赴塑造好胡山的形象。用艺术形象来干预生活,并且主要是用正面形象来干预生活,成为它的一大特色。说胡山是个带有理想色彩的劳动人民形象,乍听有些突兀,实际并非溢美。他不同于李自成、武松,也不同于红娘、葛麻,他没有惊天动地的行动,没经历可歌可泣的斗争,主要也不是靠计谋与机智来战胜统治者。他是以自己的善良既道德的力量来战胜恶势力的。《屠》剧不去强调胡山个人的智与勇,正是为了突出胡山代表的那种道德力量的强大。从这个角度看,在中国古典戏曲的人物画廊中,胡山是个颇有新意的形象。

为了使形象和思想水乳交融,改编者着力描写了胡山由骂官到当官的过程。夸官亮宝一场戏,胡山有一大段唱,辛辣风趣地揭露了官场;后来,由于一个偶然的机缘他自己也当上了朝廷命官(这个偶然的机缘又是他善良、孝顺的必然结果)。于是,我们这位不谙官场恶习、不沾人世污浊的屠夫,便按照自己那个阶层人民的想法当起官来。为民,他勤劳、善良、扑拙、助人为乐,是好民风的代表;为官,他不摆官架子,代民说话,为民做主,替民办事,又是好官风的代表。他朴朴素素做着人人能够碰到却未必人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把理想与真实、高大与平凡统一于一体,使主题从戏剧情节和人物行动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来。有人说,这个戏的主题思想,不是评论者分析出来的,是观众自己在欣赏中感受到的,情况确乎如此。

以人物形象的对比为主要艺术手段来表现主题

原本包括党金龙这条主线在内,共有五条线,改编本只有胡山、党金龙互相交织的两条线。线条少了,故事不如原来曲折复杂,表达的思想却丰富、深刻的多。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成功地通过屠夫和状元形象的对比来表现主题。这是《屠》剧在艺术上的一个出新。

胡山和党金龙的内心与外貌是对比着刻划的——胡山内心的美透过其丑陋的外貌焕发出光彩,党金龙则以美的外貌掩盖着丑恶的灵魂。观众透过他俩的外貌逐步认识他俩心灵的过程,也就是感受戏剧主题思想的过程。这两个人的主要情节是对比着设计的——开始,穷困的胡山救助了素不相识的党金龙,而显贵之后的党金龙却翻脸不认已经结拜为兄弟的胡山。后来,党金龙不认亲母,去给仇人当干儿子(精神上堪称亲儿子);胡山相反,将党金龙遗弃的老母奉为自己的干娘(精神上,党母又不愧为他的亲娘),最后,出现了党母、杨猎各认螟蛉为己出的戏剧性结局。这样逐层深入地揭示真假两代人之间精神与血缘的矛盾,使观众认识到官场的肮脏对人灵魂的污染,认识到劳动人民的美德对人精神的净化——而这正是全剧的主题思想之所在。

表现这两个人性格的细节,是对比着描绘的——有胡山在路上嘲骂官场那一大段唱,就有党金龙冻倒雪地还在对金銮殿梦想;有胡山送羊皮褂子给党御寒,就有党金龙当官后随手将羊皮褂子赏人;有党对亲母冷酷的“三蜷”,就有胡山对干娘亲热的磕头;有党金龙一当官就抖起八面威风,吆喝“打轿伺候,闲人闪开,鸣锣开道”,就有胡山当官后“咱们不学那一套”:不准耍官威、不愿坐官轿、不让开官道。这些细节的对比,使屠夫的高尚和状元的卑劣跃然纸上,主题也就烙进了观众心里。

甚至这两个人的道白、唱词也是对比着写的——第一场,党秀才文皱皱、酸溜溜的书生腔调和胡屠夫通俗风趣的群众语言穿插在一起,几笔就点出了两人相反的思想性格;两人当官之后,各有一段表白内心活动的唱,实在是绝妙好辞:党金龙在官轿里唱的是“十载寒窗千番梦,一声春雷露峥嵘,昨日常羡披彩虹,今朝得志笑寒冬”;胡山在官轿里唱的是,当官的头上插着铲钱的铲,身上架着捆人的圈,脚下蹬着踩人的靴,胸口爬着咬人的蛇,叫他当官真是“颠倒颠”。两相对照,主题揭示得何等鲜明、深刻!

这个戏优点很多,如构思新颖巧妙,结构细针密线,情节生动风趣,表导演不受陈法旧规的限制。特别在运用群众语言和突出地方色彩方面更令人瞩目。同时,也还有这样那样的不足等等。我们热切希望这出富有人民性、富有现实教育意义的好戏,这朵扎根在民间艺术土壤之中的鲜花,经过进一步的修改提高,成为戏曲舞台的保留剧目。也希望改编者沿着自己的路子坚持不懈走下去,做出新的成绩。

Tags:商洛花鼓 《屠夫状元》

作者:肖云儒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