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名家点评 正文

六场花鼓戏《山魂》散论

字号: 2012-06-07 17:21 来源:商洛市剧团 我要评论(0)

历史,是时间之流,也是空间之流。许多往日轰轰烈烈的重大历史事件,在当时也许关乎着亿万人的命运,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弦。几经时间的打磨,功名显赫者也罢,失败丧魂者也好,荣辱升沉俱都消隐于虚妄。有的虽在白麻纸上留下点滴印痕,也只供后来人去阅读品评和咀嚼;文学艺术家们往往凭籍这只语片言史料,去揣度、沉思、畅想、神游;并经过自己心韵的浸泡,编织花环,寄托自己的忧思和玄想。

《山魂》一剧,对于刚刚逝去的岁月,不从重大历史事件入手,用雅淡清新的笔调,纪录下当日点点滴滴的人和事。没有丰功伟业,没有利禄功名,只是处在穷乡僻壤的一群山民,做了他们认为应该做的一些平平凡凡的事,竟然演出了一幕动人心弦的活剧,这是人们应该深长思之的。

人们的情感往往是和理性的沉思同步进行的。在艺术作品中,理性又总是深埋于情感之中并通过人物形象的塑造而达于理性与情感的融合。剧中的灵芝,是众多山花中的一支含羞草,温顺、柔和、腼腆,见人痴痴一笑,生怕冲撞了谁,在生人面前,她吓的连屋也不敢进。可是,当风云突起,天昏地暗之时,却又是那么清醒、理智和豪勇、刚强:为救护新四军伤病员小牛,她宁可舍弃最为可贵的少女贞操,承受精神的极度痛苦。而农家妇女玛瑙,她生于贫瘠之中,长于穷困之时,嫁给老实巴交的水长,似乎“已诉征求贫到骨”,然而她却最富有:富有情感、富有精神、富有理性;急人危厄之中,救人水火之时,可以慷慨解囊,可以以生命相托,可以为人舍子,可以为人教夫;虽则她是以粗犷、豪放,风风火火为表征,此中却隐匿着一颗炽热、善良、正义的心。当然,她也有失子之痛,也有劝夫的的怨,也有生活的苦,而这些恰恰又和她的乐观、开朗、豁达所映衬,使这一人物在理智与情感的结合上达到谐和与统一。剧中尤为光彩的是权水清,这是山林里唯一有文化的角色。他既是山的儿子,毕竟又具有与外界联系的条件,因而他在剧中的性格形成与成长,就愈发显得有理智的层次。始则他怕外边来人会危及泉水沟的安全,有些犹疑彷徨;继则与国民党军周旋,庇护新四军伤病员;进而为了伤病员的生存,献出了自己心上人的贞操;最后,为了保护新四军伤病员,为了卫护全村人,他与哥哥一起双双献出了宝贵的青春生命。他精神品格的升华是人类理性精神的光照,是人类理性精神所开出的璀璨花朵。

诚然,人们的情感与理智,只有在那危急、险恶、严峻的关头才能够达于同一,才能显现出高下与卑劣。而这,有时只是一瞬间、一刹那、一顷刻之时,但它却是人生最为珍贵的顷刻与瞬间,它会影响人的终生,改变人生道路并可能完成人生的最终旅程。灵芝的精神升华、玛瑙的人生信条乃至水清及山里人们的精神光彩不俱都是在那千钧一发、危如累卵之时显现出来的么?虽则平日里的利益相交,所谓的蝇头微利、些小名位、尺寸之功也可显现一个人的品格与精神,但它毕竟可以宽容、可以饶恕、可以不计较,但在紧要关头,那往日的心情就必然会汇成巨流冲垮人们的心理堤防。此时,只有在此时,一切皆可真相大白,一切隐匿、一切掩藏、一切遮蔽都被掀翻,剥落、脱尽,好与坏、优与劣、高与下、卑污与贵洁俱都裸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山里人的传统,虽则粗糙、疏放,但却不可不屑一顾,这里保存着、遗传着我们民族最为可贵的精神品性。

当然,情感的波涛,汪洋恣肆,如果不以理智为轨迹,必然泛滥成灾。但是理智的严酷有时又会成为一种枷锁,困扰与束缚住情感的宣泄和抒发。人的心里素质的构成,固然与传统的文化因子不无关系,但它最终体现出来的却仍然是情感与理性的磨擦、矛盾、撞击与和谐、平衡、同一。《山》剧中水清的心理矛盾与升华正是由此构成,灵芝,也是历经了一个极为艰难与苦痛的理性与情感的撞击过程。这期间,从时间之流来看也许只是一瞬,一刹那,从心灵过程来看却是极度的艰辛和沉重,血泪的凝聚与迸发。然而山里人最可珍贵的还不止这些,最可珍贵最值得称道的是“施恩不图报”。它之可贵在于摒弃了一切杂质、一切杂念,摒弃了一切功名富贵和利禄,山里人掩护新四军,只是认为新四军是正义之师,是仁义之师,应该舍全力抢护,并不贪图什么报答。他们不计其功,对于粗鲁的山里人来说,他们是实在的,实在得近于愚。他们鄙薄于那些满口仁义道德,满脸天地良心却满肚花花肠子,整天躲在远远的角落里盘狗喂猫,一有其艰,闪身而过,一有其利,猛扑上去的胸心狭窄的唯利之徒。他们在牺牲自己之时并未去想象将来能够得到什么。从这个视角看,他们是一群真正的脱离了低级趣味顶天立地的山里汉子。他们是真正具有理性精神而又情感丰富和高尚的人。

施恩不图报,是一种真正的理性精神,正是这种精神主宰了山里人,使得一个没有地下党,没有游击队,也没有什么上级机关布置下什么任务的山里人,却完成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业。人民,是真正的母亲,没有人民,就没有共产党,党一旦脱离了人民,一旦不再代表人民的利益,那也就不叫共产党了。也正是从这一意义上讲《山》剧无论在艺术视角的选择,对于历史生活的开掘和思想主题的深度上均有别于以往的革命历史剧,它能够更广阔地激发人的思路和心智。也正是在这意义上,我愿它成熟和茁壮!

Tags:花鼓戏 《山魂》

作者:楚一石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