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 名家点评 正文

从《三蜷寒桥》到《屠夫状元》

字号: 2012-06-07 17:15 来源:商洛市剧团 我要评论(1)

获得陕西省庆祝建国三十周年献礼演出创作甲等奖的商洛花鼓戏《屠夫状元》,受到观众普遍赞扬,被认为是一出富有人民性、富有深刻现实教育意义的优秀剧目,是一株扎根在民间艺术土壤中的鲜艳花朵。

这个戏是商洛地区剧团刘安民、田井制等同志根据安徽泗洲戏《三蜷寒桥》改编的。从一九六二年起,经过七次易稿,特别是经过这次会演前的反复修改、演出,广泛征求意见,才形成这样一出突破原作较为成功的好戏。一九六二年,剧团演丑角的刘安民同志,看了中国地方戏曲集成安徽卷《三蜷寒桥》,被剧中丑角开封府官屠卢文进的形象所感动,丑角脸上是豆腐干,被人认为是“瞎蛋”,他就想把这种历史的颠倒再颠倒过来,根据自己演出体会决定写一部面丑心善的丑角戏,为丑角翻翻案。可是原作是以剧中的反面人物党金龙为主线的。全剧十场戏,官屠卢文进第六场才出场,还不够感人。改编的第一稿为了突出丑角的艺术形象,把逼上山落草的东方青和家奴党小删掉,将卢文进该为葫芦头代替东方青救党金龙,并认党母为母而得宝珠,和党金龙抢珠,构成贯穿全剧的矛盾纠葛,剧名叫《寒桥》。不久,文化革命开始了。刘安民同志被投进冤狱,改编本也被锁进“牢笼”。今年二月,地区为省上献礼演出准备节目,他翻阅旧稿,倍觉面丑心善、嫉恶如仇的丑角葫芦头可亲,认贼作父趋炎附势的党金龙可恨!这时,原在电影《一文钱》中扮演财主的丑角田井制同志也已平反出狱,两个丑角结合在一起和导演刘福堂等同志在《寒桥》基础上,重新设计人物,重新结构故事,形成了以屠夫胡山为主人公,以党金龙为对立面,贬恶扬善的故事。这次改编本大大突破原形,但仍保留有包公断案的戏。但他们并不就此止步。他们认为改编传统剧目,必须面对现实,反映我们这个时代人民的心声。基于这一思想,他们对顺风得官、忘恩负义的党金龙的性格继续进行开掘,大加鞑伐他的丑恶灵魂;同时将葫芦头改为质朴、善良、正直不阿的屠夫胡山,着力刻画他正直善良的下层劳动人民的美德,改写成了第四稿《胡山献宝》。此剧在地区巡演观摩演出后,受到普遍赞扬。省文化局负责同志观看了演出后,给予充分的肯定,并提议将《胡山献宝》改名为《屠夫状元》。改编本除了增加和着力刻画了胡山这个形象外,对人物所处的环境背景、戏剧情节等方面都作了大的更动。原剧开场是初春,党家草堂。忠臣党子明被奸臣庞吉谗言,削职为民,忧愤刚死,朱氏卧病在床,凤英煎药,党金龙去舅家借盘缠,赴京应考,以报杀父之仇。未借下银两,朱氏示出党子明临终时留下的宝剑一柄,宝珠四颗,并把她嫁时的金簪交给党金龙作盘缠...........。改编本舍弃了这些情节,并删去原本的“赌剑”、“山寨”、“抄山”、“松林”这四场戏,把宋代汴京党家草堂,变为无朝无代的通往京城长安的秦岭风雪道上,把人物放在更广阔的画面上展开剧情。如党金龙一出场“白絮飘飘寒风急,荒村户户掩柴扉”,古道、西风、雪下,困路人何处是家。再加上他途中染疾,盘资罄尽,寸步难行,呼天号地。就在这时,去商州买猪的长安屠夫胡山顶着风雪,欢快地唱着商洛花鼓上场,救起党金龙,给党衣食,赠党银两,兰桥结拜。古人做戏,讲究“凤头”,改编本第一场就放出光彩。第二场“金榜高中”,剧情掀起一个新的浪峰,把剧中人的命运一下推到朝廷奸贼谋权篡位这一政治背景之下,这和《三蜷寒桥》相比,有更强烈的现实意义。《三》剧的背景是宋王轻信奸臣庞吉(即杨猎)谗言,将忠臣削职、抄斩。庞吉“爱才如渴”,将新科状元党金龙收为螟蛉义子。《屠》剧在改编时,把奸臣害忠良提到谋权篡位的高度。《三》剧中,正宫娘娘做梦,梦见宝珠进京,寻珠是为了给娘娘治病。《屠》剧将党子明的四颗家藏珠宝,改为皇上的一颗珠宝夜明珠,新主登基必佩带此宝。保珠、寻珠、献珠、抢珠,是忠奸之争,关乎朝廷大事。作者用这条线,巧妙地把剧中的矛盾斗争和人物命运串起来,统一在这一背景之下,使戏剧冲突更集中,主题更突出,达到了预想目的:丑角成了舞台的主人,人们心目中的榜样。这方面,《三》剧只是提供一个塑造胡山的原形。因为《三》剧的作者是以党金龙这个反面人物为主的,东方青、卢文进、包公都是陪衬人物。改编时,丑角胡山在作者心目中呼之欲出,人物形象和故事安排几乎是同时成熟的,胡山的形象逐渐高大起来,代替了东方青和包公,并且删去了与主题无关的家奴党小,增加了张黑汉等五名胡山的穷朋友,使他有了坚强的社会力量。《三》剧十场戏,卢文进与党金龙只在第九场“拜府”第十场“认母”中,发生矛盾冲突。没有矛盾斗争就没有戏剧,这样运用对比、反衬的艺术手法,一正一反,褒贬分明:胡山是真、善、美的典型,党金龙是假、丑、恶的典型,造成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在改编中,他们特别注意了安排具有典型性的情节,在典型性情节中表现性格特征。党金龙的性格特征是“识事务为俊杰闻风而动,从此后踏青云步步高升”。为了保官、保命,他什么事情也能干的出来;胡山则不然“一不怕神鬼,二不惧虎狼,更不怯强盗官府,就单怕一样:见不得人哭。见听外可怜人一哭,就腿发瘫,心发酸,两股子眼泪往外蹿”!《三》剧中卢文进与党金龙的矛盾斗争是“抢珠”之争,并没有触及灵魂的性格冲突。《屠》剧把东方青救党金龙移到胡山身上。党金龙冻饿倒地,他救起来,党金龙一哭,便给衣付食,连买猪钱也送给他做了上京盘费。另一方面党金龙高中当官以后,抱住奸贼杨猎的大腿,得官忘恩,桥头遇到胡山乱鞭赶打,并灭绝人伦将母亲踢落桥下。胡山气的手抚伤痕跳起来大骂。他听见桥底下朱氏喊救命时,又忍痛跳进灞河救出朱氏。朱氏一哭,他心又酸了,擦血抚伤,求着认母。人们看到这些情节,从对党金龙的切齿痛恨之声,急速转为对好心人胡山的肃然起敬:儿子忘恩负义,把母亲踢落桥下;胡山刚挨过儿子的鞭子,又救起被儿子遗弃的母亲,认作义母,这真是美与丑的灵魂交锋!《三》剧虽有救朱氏的情节,但卢文进既没有救过党金龙,又没有挨过党金龙的鞭子,救朱氏时还以为是鬼,情节单薄,感染力差。《屠》剧把胡山放在矛盾冲突漩涡里,充分表现他的行为和性格特征。同时《屠》剧增加了凤英打胡山耳光和胡山磕头给母碗里夹猪头肉等细节,人们看到胡山和凤英身上所具有的,正是我们现在丢失的、必须立即恢复和发扬的东西,高尚的社会道德和我们民族的宝贵品质。从《三蜷寒桥》到《屠夫状元》,人物变了,情节变了,主题思想也变了。原剧本在《提要》中写到:“剧本描写宋朝河南归德的党金龙,得官忘本,认贼作父,辱没人伦,终遭铡死的故事”。原剧中的卢文进只是当了西台御史。上轿以后,不忘“你帮俺记住,走前面教场街王老二门口经过,他还欠俺十斤猪血、两付猪肠子钱。”没有触及到为谁当官、怎样当官的问题。《屠》剧胡山献宝得官以后,在灞桥桥头,两军对垒、和党金龙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胡山不畏党金龙以势胁逼、拦路抢宝,根据党金龙背盟的罪行把他投入灞河。胡山对杨太师大吼道:“老贼在朝无恶不做,今日前来都听我说,叫捆就捆,叫戳就戳,揭尾巴拽耳朵,手放麻利,脚放馋火!”他用杀猪刀捅死国奸。另一面他不识官体,不懂官规,不耍官威,只懂得人民的恨和爱,更衣一毕,腰里仍系着杀猪刀,风趣地说:“哎呀,穿上这杀猪怕不方便吧!”全场立刻掌声四起。当穷朋友张黑汉等听说他被官府叫走了,前来救驾,被拦在门外,堂候速叫赶走,胡山却拱手相迎,兄弟相称,抬起让座。夸官亮宝,堂候打轿伺候,胡山不坐,对轿夫说:“你们跑腿的、抬轿的,恐怕也没有坐过轿。来,我给咱抬,你们坐。”说着,俯身抬轿,观众又是一阵赞美声。仪仗过闹市,他和市民百姓一块挤着走,“遇着东来的西去的、摆摊子的卖艺的、担柴买草的,过不去的地方绕这走,不要过后叫人指脊背”。这些痛快淋漓的描写,感人肺腑的语言,抨击邪恶,反映了人们的心声和愿望,对那些不关心群众疾苦,高高在上的官僚主义者和特权阶层人物是那么强烈的讽刺呵!人们看到这些,在一阵阵开怀大笑之后和现实生活自然而然地发生联想。剧终,帷幕降落时,这些“戏味”犹如绕梁的妙曲萦回在脑海里,驱之不散,让人深思回味,久久不能平静。这时《屠》剧改编最成功之处。

Tags:屠夫状元

作者:牧人 责任编辑:王丽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